千秋溯月

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个十年。
但是下一个轮回里,你还会在我们身边吗?

我回来了,















亲爱的手机。

【盗笔/邪诞】关键词:HP

ooc预警
私设成山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以上,多多包涵。
—————————————————————

         “吴邪!”

        少年应声从座位上站起,高挑而挺拔的身躯在一群刚刚入学的新生中显得格格不入。

        他是这一届等待分院的最后一个,准确的说,他并不是新生,与他同届的学生今天升入七年级。

        全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身上,他却视若无睹,穿过不算宽的过道,坐在了高脚椅上。

        宽大的帽檐耷拉下来,遮住了少年的脸。如果不是早已人尽皆知,没人会相信这个肤色有点病态的苍白的少年已经失踪了九个月。

        那顶年代感十足的帽子略显苦恼的自言自语着,拿不定主意般的和戴着他的少年商量。

        他冷漠的端坐着,全然不理会帽子的碎碎念。

         “我知道,你是那个失踪的拉克劳文吧?要不这次你还回老地方?”

        感受到少年的无动于衷,它讪讪的打消了逗一逗他的念头:“算了算了,反正现在拉克劳文对你来说并不是最优选择,不如……”

       炸雷似的声音突然在他的头顶响起,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与刚才犹豫不决的判若两人:

        “斯莱特林!”


        “小……天真!”

        聚餐结束后,围着红金相间的围巾的胖子第一时间挤进了斯莱特林的人群,这些高傲的纯血巫师带着或讶异或鄙夷的神情纷纷避让,只留下“年长的”新成员还杵在原地。

       认出来人,吴邪冷了半天的脸上终于挤出了点笑容:“胖子。”

        “我说天真啊,你要回来怎么不跟胖爷我说一声,一点消息都没有。”瞪了瞪那些因狮蛇这一组合而频频侧目的学生,王胖子埋怨道。

        吴邪低着头,心不在焉道:“事发突然,临时决定。”

        看他没什么精神,胖子担心道:“你小子没事儿吧?可别拿胖爷我当外人。”

        胖子的语气里带着种浓浓的“孩子长大了有事儿不跟爹妈说了”的怨气,吴邪被他逗乐了,道:“放心吧,有的是要麻烦你的。”

        胖子听了微微松了口气:“这就对了,有什么事都被憋着,就算咱有心无力你心里多少也好受些。”

         吴邪“嗯”了一声,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俩人一路无话,临分手前,胖子突然凑近,压低了声音道:

        “万事小心。”

         言罢急急追上格兰芬多的队伍,站在对尾朝他挥了挥手算是告别。

        与胖子分手后,吴邪安静的尾随着斯莱特林队伍的末端,心里思量着胖子刚才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的用意。

         看来霍格沃茨最近也不太平。这么想着,前面已经到了寝室。这儿向来是五人间住满,凭空多出一个非常不好安排。

         估计暂时得打地铺了。吴邪心道。

          几个不认识的学生匆匆从他身边走过。看他们那避瘟神的样子,不知道他不在的时候又有什么关于他的传闻。不过斯莱特林的纯血统巫师大都高傲,半路转进来的被排斥实属正常。

        进了寝室,吴邪一眼就看到了刚才几个绕道走的学生,数了数,左右都只有四个。

        剩下的一个哪儿去了?正纳闷,一只手突然拍在了他的肩膀上。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小邪。”

         吴邪猛的回头,正是解雨臣。

         他这才突然想起小花之前要小他一个年级,在斯莱特林,现在是一个年级一个学院的“同门师兄弟”。

        看来,还是同寝室的室友。

        吴邪张了张嘴刚想说点什么,却见对面解雨臣轻轻摇了摇头,用口型对他说:明天谈。

        这话到没错,毕竟有外人在,在吴邪眼里,不是朋友的就是敌人,总不能事后挨个施一遍遗忘咒吧?

        摇了摇头把乱七八糟的烦心事甩在脑后,现在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他今晚睡哪儿?

        学校的老师们各个都不闻不问,把他塞进斯莱特林就甩手掌柜,自己总不能去拉克劳文的七年级男寝凑合,不说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巡逻老师,估计自己的老室友看到他来二话不说就会把他丢出去。

        思量半晌,还是觉得打地铺最靠谱,但吴邪来的匆忙,只带来了他的魔杖和拉克劳文的旧校服,连个箱子都没,更别提什么被子了。

        解雨臣看他突然对自己笑起来,暗道糟糕,道:“想都别想!”

        “你想哪儿去了。”吴邪汗颜,“就问你有没有多余的被褥,我打地铺。”

        解雨臣闻言虽狐疑的打量了他一番,但还是极利落的翻出一床,吴邪直道多谢。

        他寻了处挨着壁炉又靠墙的角落,毕竟是睡在地上,寒气较大,贴着壁炉多少能驱寒。解雨臣心知他现在戒心极重,唯有藏在阴影里才能让他稍稍安心。

        吴邪简单的清理了一下地毯上的灰尘,平时有人打扫,所以并不脏,但解雨臣还是嫌弃的表示再不要让这被子上他的床。

        等到人都安静下来,已经是深夜了。一天的舟车劳顿,几个人入睡的格外的快。

         吴邪蜷在自己卷的被桶里,看着被火光映的发亮的地面,一点睡意都没有。他回想起身上的担子和那个惊天的计划,直觉得今后的路太长了。





        吴邪是被解雨臣用枕头砸醒的。

       重回霍格沃茨的第一觉他睡得很不踏实,梦境沉沉浮浮,但始终没有触底。就算溺水似的向上挣扎,也呼吸不到空气。

        解雨臣这一枕头算是给了他一个解脱,一个鲤鱼打挺猛然坐起,就看见解雨臣抱着软枕在旁边冷冷的看着他。

        解雨臣这一下打的着实不轻,那枕头虽是“软枕”,却一点也不软,薄薄一层棉花裹着不知道是木头还是什么的硬物,几乎把吴邪砸的吐血。

        见人又要躺下,解雨臣象征性的挥了挥拳头。他早已穿戴整齐,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吴邪,道:“起来!”

        “我不!”吴邪抱头大喊。

       “让我叫人起床,你还是第一个。”解雨臣看着捂着头的吴邪道。

        “哦?”吴邪一愣,“黑瞎子你也没叫过?”

        没注意到吴邪一脸八卦的表情,解雨臣摸了摸下巴:“没有,一般他醒的都比我早。就算我先醒了,我一动,他也就醒了。”

        说完他才发现这话中的信息量有多大,吴邪大喊着:“噫~”,一边用手在面前狂扇,似乎要驱走什么逼人的酸臭味,全然忘了自己已经什么都闻不到了。

       解雨臣看到他这副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又拿着软枕在他身上狠狠地敲了一下。满意的看着吴邪疼的嗷嗷大叫,道:“十分钟搞定,不然我就走了。”

        “小的遵旨!”吴邪忙起身狗腿道。




         一整天吴邪都没骨头似的提不起劲,浑浑噩噩的混完所有课程,整个人软绵绵的瘫在椅子上,谁拉也起不来。

        胖子对他的状态表示关心和担忧,解雨臣更是被闹得摸不着头脑。好容易熬到了休息时间,吴邪满血复活似的“噌”一下从椅子上坐起,拉着解雨臣往外跑,真有种“垂死病中惊坐起”的感觉。

        找了处地方落坐,吴邪还没开口,解雨臣就先对他比了一个“打住”的手势:“你那点事儿就不用从头讲了,捡重点。”

         吴邪道:“我这还什么都没说呢。”不由得在心里暗暗吐槽黑瞎子个见色忘义的,估计早早的把他的情况汇报了。

        解雨臣猜得出他在想什么,吴邪也不愿在这些茶饭闲谈中浪费时间,直截了当道:“‘沙海’计划知道吗?”

        “知道一点。”解雨臣道,“这盘大棋下起来可不容易,你真决定好了?”

        他看着“我意已决”这四个字几乎都写在脸上的吴邪,心知他这个发小看着脾气不大,骨子里却犟得很,认准了的事迟早要做,心里早打消了劝阻的打算。

        这厢吴邪刚刚滔滔不绝的讲完,解雨臣也下定了决心,道:“如果你真打算做这件事,以你现在的状态还远远不够。”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想干就干吧,解家一定全力支持你。”

        吴邪看着他,他们三人自小相识,虽然多年未见,却亲近如希。他打心眼里感激解雨臣,千言万语却又说不出口,在喉咙里上上下下转了半天,只说了声“谢谢。”

         但这已经足够了。


        结束交谈后准备去一趟图书馆。虽然六年级才刚刚开始,二人已经开始准备N.E.W.Ts了。

        走到半路吴邪突然发现自己的围巾找不到了。近来天气闷热,空气中湿度高的好像能拧出水来。吴邪嫌热,把围巾解了拿在手上,此时却不知道哪儿去了。

        俩人一合计,吴邪让解雨臣先去,他自己去找自己的围巾。

        吴邪四下张望着原路返回,企图在地上,桌子上发现点蛛丝马迹。等他发觉自己走岔了路时,周围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他似乎是来到了城堡的外围,高高的城墙几乎挡住了半边天,投下来厚厚的阴影。不远处有一团东西伏在墙根,看不真切。
  
        鬼使神差的,吴邪扶着墙慢慢朝那里走去。离得近了,他才看清,那不是什么东西,是个人——是黑瞎子!

        黑瞎子心有所感的抬起头,见来者是他,只“嘿嘿”笑了两声。吴邪疑惑道:“你怎么在这儿?”

        黑瞎子答非所问:“他答应你了。”

        明明是疑问句,用的却是肯定语气。不用说,这个“他”指的一定是解雨臣。吴邪对这种情况早就见怪不怪,只当黑花二人早就天人合一了。

        黑瞎子见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两人间的空气凝固般的沉默起来。吴邪最讨厌冷场,烦躁的挠了挠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黄鹤楼,抽出一支正准备点上,黑瞎子那厮突然打了个响指,夹在指间的烟瞬间变成了一只鼻涕虫,从指缝中滑走。

       “这是违禁品。”黑瞎子道。

       “尼古丁可以帮助我思考。”吴邪回道,“况且我已经成年了。”

       黑瞎子又笑了笑,没有反驳他,只道:“时间不多了,乘早。”

       “你们俩真是一个样子。”吴邪叹了口气,“还用你催么?”

        黑瞎子摸了摸下巴,问道:“可以啊,什么时候?”

       “在你们不知道的时候。”露出一个神经质的笑容,满意的看着黑瞎子若有所思的表情,吴邪又说:“围巾还给我。”

        “啧。”听到此话,他总算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袍子上细碎的灰尘,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黄绿相间的东西,正是吴邪的围巾。
       
        “想不想知道这是怎么来的?”嬉皮笑脸的问道。

        “不想。”吴邪冷漠,“知道了又怎样?变态似的去偷小姑娘的围巾?”

        这是在拐弯抹角的骂黑瞎子变态,他却毫不在意,关注点飞到外太空:“这么说你是小姑娘?”

        “滚。”吴邪扭头就走。

        走出阴影,他才发现今天的天气很好,明媚的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

        恍惚间,他听见身后的人对他说:“现在你可是救命稻草一样的存在了,可别出什么事。有什么要帮忙就直说吧,谁让我是你师父呢。”

        “乖徒儿。”

         温热的液体溢满了眼眶。阳光也太刺眼了。吴邪心想。





        那日吴邪并没有向解雨臣提起此事,解雨臣也没有多问。吴邪料想他俩说不定已经用脑电波交流过了,草草作罢。

        转眼几日过去,学生们齐聚在礼堂享用早餐,一群猫头鹰突然从门外飞进来,他们衔着信封,扑棱棱的落下,准确的找到了信收件人。

        一只白而肥胖的猫头鹰在拉克劳文的餐桌上空绕了几圈,却越发茫然无措。那摇摇欲坠的模样,真是让人心疼。

        蓦地,那猫头鹰发现了什么似的,突然朝着斯莱特林的放向飞来,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吴邪面前。

        吴邪心里一紧,急急忙忙拆开信封,把夹在里面的信倒了出来。

        那上面什么字都没有,只一幅画,是个哭丧着脸的表情。

        吴邪猛的从座位上站起,冲了出去。

————————————————————————

还有,稍后补。
感谢包涵。

今天才考完期末考试的全lofter应该不止我一个……吧?

【盗笔/全员向】你所不知道的DM中学(6)

不定时更新
文渣
可能会有ooc
以上,祝各位看文愉快。 ——————————————————

6

        男人从厕所里出来时黎簇几乎以为那个小小的房间里藏着一扇任意门,凭空变出了一个人来。

        他戴着一副大墨镜,几乎遮住了半张脸,嘴角挑起,露出痞痞的坏笑,眼睛却被掩着,看不出其中的暗流涌动。

        黎簇回忆起洗面台上堆得瓶瓶罐罐,暗道现在的化妆术都这么发达了,对着那个笑的看起来不怀好意的墨镜男道:“你们学校的人都这么会玩吗?”

        “个人爱好而已。”对方回答。
    
        话音刚落,寝室的门突然被打开——吴邪回来了。

        场面一时非常尴尬。

        两人对视着,半晌,吴邪先开口了:“哟,这不是那个谁吗。”

        他带着笑意,墨镜男听后笑的更欢了,回道:“是呀,你不也是那谁谁吗。”

         黎簇:“……你们在打什么哑谜?”

         乐呵呵的拍了拍他的头,墨镜男意味深长道:“小朋友不要有那么多问题。”

         转头又对吴邪道:“那么这里就交给你了,乖~徒~儿~”

         言罢,拔腿就跑。

【盗笔/全员向】你所不知道的DM中学(5)

不定时更新
文渣
可能会有ooc
以上,祝各位看文愉快。 ——————————————————

5

        宿舍很宽敞,有四个上下铺,上铺床位下铺书桌,合计大概能住四个人。令黎簇惊喜的是,有独立的卫浴。

        吴邪没像他那么大惊小怪,随便找了个位置放下包就出去了。黎簇挑挑拣拣,选了个靠窗的。

        等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他去洗了把脸。洗面台上堆了不少瓶瓶罐罐,他没怎么在意,只当是上一届没带走留下的。

         可等他出了厕所,却被实打实的吓了一跳。

         最里面的那张床上,蓦地多出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估计早已年过半百。黎簇正猜想是不是门卫大爷的时候,对方忽然开口了:

       “小伙子是提前报道的学生。”

        虽是疑问句,用的却是肯定语气。那人的声音听起来意外的年轻,他点了点头,试探性的问道:“您是?”

        “嗨呀,这你就别问了。当我不存在,你随意就好。”

        “……这不是我当你存不存在的问题,你不觉得你一个老人出现在学生宿舍很可疑吗?”

         那老头哈哈一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你小子还挺多疑的嘛!”

        等等,洁白整齐?

        黎簇沉默了许久,那一晃而过的牙齿实在不像花甲老人会有的,斟酌着词句问道:“您老贵庚?”

        那人似乎发现自己的伪装被戳破了,并没有回答问题,而是翻身从上铺一跃而下,乐呵呵的进了厕所。

        黎簇在风中凌乱。

【盗笔】那些年我们黑过的语文书

脑洞来源: @文茵畅毂🍃
原文:《陈太丘与友期行》
ooc预警
是粉不是黑
——————————————————

        吴一穷与友期行,期日中,过中不至,一穷舍去,去后乃至。 吴邪时年七岁,门外戏。客问吴邪:“尊君在不?”答曰:“走了。”友人便怒:“非人哉!与人期行,相委而去。”吴邪曰:“我叫我二叔三叔打你!”



        王XX与友期行,期日中,过中不至,XX舍去,去后乃至。 月半时年七岁,门外戏。客问月半:“尊君在不?”答曰:“我去年买了个表你让我老子好等!”


        张启山与友期行,期日中,过中不至,启山舍去,去后乃至。 起灵时年不详,门外看天。客问起灵:“大佛爷在不?”答曰:“……”友人便怒:“非人哉!与人期行,相委而去。”(???)起灵心道:跟我有p关系。


        解连环与友期行,期日中,过中不至,连环舍去,去后乃至。 雨臣时年七岁,门外女装(划)戏。客问雨臣:“尊君在不?”答曰:“嗯,你是傻B。”


        XXX与友期行,期日中,过中不至,XX舍去,去后乃至。 齐得隆冬强时年七岁,门外种青椒。客问齐得隆冬强:“尊君在不?”答曰:“一起来食青椒炒饭吧!”

————————————————
(顶锅盖跑)

【盗笔/全员向】你所不知道的DM中学(3~4)

不定时更新
文渣
可能会有ooc
以上,祝各位看文愉快。 ——————————————————

3
    
       黎簇跟着青年走了大半个钟头,七拐八绕的像在破奇门遁甲。此时正是炎夏,等到他看到登记处的牌匾时已经满头大汗了。

       青年突然停住脚步,指了指一旁的树木。黎簇顺着他的手转过头去,由衷的感叹道:“嗯,这树长得好!”

        感受到那人的目光,不知为何黎簇竟然品出了一股浓浓的嫌弃和鄙视。

        迎着对方看傻逼的眼神,他硬着头皮问:“……怎么了?”

        “唉。”青年忽然叹了口气,“瞪大你的眼睛,如果你还没有失明的话。请抬头往上看。”

       黎簇乖乖扬起脖子,透过树缝,一个熟悉景物映入眼帘。

        是正门。

        “告非!”


4

        “对了,老铁你叫啥啊?”

        从登记处出来,黎簇突然勾上对方的肩膀道。回想起刚才的工作人员看二人走在一起惊讶的表情,他突然有点好奇。

        “别跟我称兄道弟的。”那人嫌弃的拍开了他的手,“吴邪。”

         口嫌体正直。黎簇暗笑。

        “话说你怎么一直跟着我啊?”黎簇道。

        “你知道男生宿舍怎么走吗?”吴邪答非所问。

        “知道啊。”黎簇莫名其妙。

        “……”

        “我跟你一个寝室。”

       “卧槽不是吧?!话说我刚才好像看见那老大爷递了张卡给你,是不是我们寝室的房卡啊?你变态吗?还可以跨年级住的吗???”

       “你当我高三的啊。”小声低估。

       “啥?”

        吴邪没理他,只是突然扬起一个蛇精一样的笑容,道:“既然知道在哪,就带路吧。”

        那张脸上分明写着:再废话一个字,老子搞死你。

——————————————————
黎簇:一脸懵逼。

吴邪是老师啦XXXXD

【盗笔/全员向】你所不知道的DM中学(1~2)

不定时更新
文渣
可能会有ooc

以上,祝各位看文愉快。
——————————————————

1

        “DM中学为了培养学生的自理能力,要求全校师生都住校。”

        “没错,是‘师生’。”

        “这规定是老校长定的,美其名曰‘促进师生感情’。为了带动群众,当天他便以身作则,住进了学生宿舍。”

        “因为当时还没有建起教师宿舍,所以这位奇葩一样的校长死皮赖脸的扎进男寝,一直到建好后才搬走。”

       “这算是一点小八卦了。”

       “学生和老师在入住前要登记并领取房卡,门锁是感应器,一搭就开,跟住酒店似的。房卡不接受补办,拿到房卡后建议准备一个卡套,在里面塞上名片,这样即使丢了也能找回来。”

        “老师们和小部分想早点适应环境的学生会提前入住。”
  
        “学校很大,真的非常大,不要指望那些躲猫猫似的路标能带你去食堂或者教学楼。多在学校里转转摸摸底,这样在那些无良的学哥学姐出售不靠谱的手绘版地图时就可以不用掏腰包了。”

        “食堂一共有三个,有些没课的老师会去帮忙。别的不多说,记住听上去最不靠谱的往往是最靠谱的。”

         “顺带一提,宿舍里可能会有惊~喜~哦~,小学弟小学妹们一定要微笑着面对啊,科科。”

         黎簇绝望的关上了手机。

         所以他还是没有说登记处在哪里啊。


2

        黎簇是这届的高一新生。

        同时,也是提前入校的小部分学生中的一员。

        然而从9点找到11点,他还是没有找到登记处。

        坐在长椅上翻完了一篇《DM中学入学指南》,并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早知道刚才就问问别人好了。懊恼的收起手机,准备拉着他的拉杆箱走人,却发现不知何时无人的林荫小路尽头出现了一个背着双肩包,带着墨镜的青年。

        救命稻草啊!

        “学长好!请问宿舍入住登记处怎么走?”黎簇克制住自己抱大腿的想法走过去,冲那人礼貌的笑笑。

        那年轻人不语,只上下打量着他。

        看什么看,没见过新生啊!

        就在他都开始怀疑是不是对面那人也不知道怎么走时,青年突然摘下墨镜,道:“我们同路,走吧。”没管是否跟上,径直离开。

       黎簇楞了楞,急急追了上去。

————————————————
萌新求提点。(´°̥̥̥̥̥̥̥̥ω°̥̥̥̥̥̥̥̥`)

【盗笔/全员向】你所不知道的DM中学(0)

不定时更新
文渣
可能会有ooc

以上,祝各位看文愉快。
——————————————————
0
DM中学是H市的高中,向来以环境好,师资好,升学率高而闻名全省。

早些年有九个名满天下的教育家在西湖边建起了这所可以称得上是他们事业成果的结晶的学校,广招天下好学之人。

老一辈的人们习惯性的称他们“九门”,于是这里又被叫做“九门中学”。

老师们看上去大都年纪轻轻,像是刚刚大学毕业,开始闯江湖的青年,与这一群高一的新生并无二般。

呐,想知道这里的故事吗?

我有茶和酒,坐下听听吧!